首页 > 医院新闻 > 医院新闻 医院快讯

孩子,别怕!

分享该篇文章:

发布时间:2021年08月09日浏览:188次

明仔说

我叫明仔(化名),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60天,在潍坊眼科医院接受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手术。因为我眼中比别的小朋友多了一抹白色,黄爷爷说这是一种叫先天性瞳孔残膜的疾病,虽然我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,但是做了手术我就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啦。

你看,这就是我的左眼

哎,一听手术可把爸爸妈妈心疼坏了。我还这么小,他们怕我遭罪,也担心手术安不安全,担心是不是还有先天性白内障,我爸爸竟然还担心麻药会不会让我变傻?他都不知道麻药在24小时就排出体外,安全得很。

其实,手术对我来说,非常“简单”,麻醉师叔叔让我睡一觉,手术就结束了。我以为,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。只是,我不知道的是,在我睡着的时候经历的那些跌宕起伏。

医生说

虽然,在黄旭东教授的门诊,也见过大大小小的先天性发育异常的孩子,也曾跟着他为刚出生两天的早产儿做手术,但面对只有两个月大的明仔,还是心疼不已。其实,有很多先天性瞳孔残膜的孩子是不需要治疗的。

但他的情况比较特殊,残膜位于瞳孔中央,残膜和晶体粘连广泛,而且很紧密。因此,手术要快、稳、更要准,要求医生在不伤及晶状体的前提下,将薄如蝉翼的残膜剥除干净,同时还要随时应变手术中的突发情况,保证孩子在麻醉过程中的绝对安全,这对医生乃至整个团队的要求极高。

在手术过程中,残膜与晶状体黏连的非常紧密,多次分离,仍藕断丝连,好在黄旭东教授的手术经验丰富,化险为夷,手术非常完美,甚至连刀口都找不到,可见他处理的多么仔细。

这就是手术刚结束时眼睛的样子

小编说

小编作为镜头,记录了孩子诊疗的全过程,有几个感人瞬间想与大家分享:

瞬间一:手术准备时

“我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我会抱,孩子交给我,你们放心。”

当时孩子要进手术室时,面对焦虑的父母,麻醉师赵春峰如是说。

孩子,是他抱进的手术室,也是他为孩子进行的麻醉,手术中,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各种监控仪、时不时摸摸孩子脚丫温度、细心地给他掖着被角,仔细程度不亚于对待自己的孩子。

瞬间二:手术即将开始

“他才两个月大,怎么忍心让他多受罪。”

手术准备开始时,这是黄旭东教授语重心长地“嘱咐”着医生和护士们。

他是孩子的主刀医生,只有心中有"数",才能手中有”术“,那份根植于内心的善念和高超的技术,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缔造着光明的奇迹,为孩子们撑起了一片光明的未来。

瞬间三:手术进行中

“漂亮,孩子的晶状体没事,太好了!”
当最后一点残膜被处理干净时,这是他们不约而同发出的感叹。孩子的瞳孔被遮挡,术前无法预知孩子的晶状体的情况,虽然黄旭东教授对婴幼儿先天性白内障手术游刃有余,但先天性白内障相对先天性瞳孔残膜而言,对孩子未来影响更大。所以,当谜底揭晓时,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,在场的人无不动容。

瞬间四:手术刚结束

“孩子手术非常顺利,你们放心。”
手术刚结束,黄教授就嘱咐跟台医生张敏跑出去给孩子父母报平安。此时,孩子的麻醉还没醒,医生还有手术等着做。寥寥数字,却是给孩子父母一剂强有力的定心丸,足够安抚他们焦虑的心情。他们知道,孩子手术的每分每秒,对父母而言都是一种煎熬,哪怕只是早一分钟能让孩子父母安心,再忙也值得。

以前,总以为医疗是冰冷的,手术室是神秘的。明仔的手术让我看到医疗的另一面,那就是温度。而医疗的温度源于医者的父母心,在家长们看不见的地方,他们用父母的同理心对待着每一个孩子,也拼尽全力治愈着每个孩子。

最后,我想说,孩子,你别怕,有他们在护佑着你们的光明和未来!

热点文章